为您推荐

“山鸡哥”开启佛系人生 陈小春:因儿子而自省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8-10-12 10:23:00分类:娱乐新闻    浏览量:14次
陈小春演唱会海报。陈小春演唱会海报。
陈小春:没必要去攀去争陈小春:没必要去攀去争
    这次演唱会主题曲《S topA ngry》与之前的作品《主题曲》都和儿子Jasper有关。 这次演唱会主题曲《S topA ngry》与之前的作品《主题曲》都和儿子Jasper有关。
    整整齐齐一家人,陈小春觉得已挺好的了。 整整齐齐一家人,陈小春觉得已挺好的了。

  “年轻的时候教我们混黑社会,现在教我们爱老婆疼儿子”,“山鸡哥”陈小春也堪称是人生赢家,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内容和精彩,他的“Stop Angry巡回演唱会”日前在北京启动,宣布首站将于11月10日在成都拉开帷幕,11月17日来到佛山。在发布会现场陈小春的好人缘尽显无遗,吴宗宪、曾志伟、秦岚、郑伊健等众多圈中好友通过视频送来祝福。

  此次巡演的主题“Stop Angry”灵感,其实是来自去年《爸爸去哪儿》儿子Jasper突如其来的喊话——陈小春曾大吼走路慢悠悠的儿子,而Jasper拿起扩音喇叭对老爸飙出“Can you stop angry now”,这个对话震撼到了他,让“山鸡哥”因此而自省,并以“Stop Angry”为主题出了一首新歌和相关的巡演。接受南都专访时,陈小春说本来不觉得自己凶狠,之前的歌《算你狠》也是比较喜感,只不过拍戏的角色总是黑着脸,被认为就一定是那种人,“OK,你觉得是就是,我无所谓,现在婚也结了,小孩也有了,一家人好好地生活下去,比听人家怎么评价更实在、踏实”。

  转变

  一路走来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

  巡演的主题“Stop Angry”灵感来自于儿子突如其来的喊话,其实“Stop Angry”既是儿子的要求,更是陈小春的自省,同时他也希望借由这个概念来鼓励大家能够减少负面情绪,“我们都应该息怒”。这次演唱会的海报设计也参考了儿子Jasper在学校的手绘图画,用文身贴纸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来进行主海报的拍摄,“不是虎爸”等字眼昭然若揭,我们当年信奉的“山鸡哥”陈小春,现在要的只是实在、踏实。

  南方都市报:演唱会主题是儿子给你的灵感,是不是也代表你现在的状态或者人生态度?

  陈小春:儿子的确赋予我很大的(能量),之前又没生过小孩,所以是很自然的改变吧。十年前我也没想过开演唱会的主题会是这个,恰恰就上了节目,讲了一句话,就发现可以搞,其实蛮好玩的,也算是给自己儿子长大以后的(回忆),Daddy曾经做过一场演唱会是用你说过的一句话当主题,我觉得他在那时候应该会蛮开心的吧,我是在起跑线做了这个事情。

  南都:你不觉得你自己很Angry吗?

  陈小春:我不觉得自己凶狠。样子看起来凶狠,不像好人(笑),其实狠不狠的话,我觉得做人没有必要那么狠,以前有一首歌叫《算你狠》,所以大家就觉得你狠,其实《算你狠》也算是一个比较喜感的东西,并不是那种狠。以前拍电影,大家觉得你很讲义气、很狠,看着你老是黑脸,就觉得你一定是那种人。OK,你觉得是就是,我无所谓。现在婚也结了,小孩也有了,我一家人好好地生活下去,比听人家怎么评价我要更实在、踏实。

  南都:很早就看你电影的人会说“年轻的时候,陈小春教我们怎么去混黑社会,现在教我们怎么去爱老婆、疼儿子”,这种转变是很自然的吗?

  陈小春:其实没有教怎么去混黑社会,那个是电影,有些观众会觉得是真的。现在所谓的综艺真人秀,你想睡就睡,饿了就是饿了,有脾气出来就有脾气出来,没有去躲躲闪闪,跟拍戏不一样。那时候拍戏,我还小,没有懂太多,也没有学过任何科班表演,我本来就是跳舞的嘛,然后就让我去当演员,导演要你去干嘛就干嘛,尽量去理解。当时的理解还年轻,用的是不太正确的方法。一路上走来,我觉得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OK啊,那还要干嘛呢,而且整整齐齐一家人,我觉得已经挺好的了,没有必要去攀啊,或者去争啊。

  南都:很久没有开个人演唱会,这次除了“Stop Angry”的主题,你还想传递哪些理念?

  陈小春:其实到首场不到一个月时间了,整场演唱会两个多小时,会分很多Part,有装帅,也要很酷,必须要有起承转合,至于到时怎么去表演,先保密吧。因为个人演唱会需要很多朋友来帮忙,并不是我一个人,我也不是专业的服装或者是舞美专家,这个是团体的工作,需要一起谈,舞美有什么想法,大家就一起先讲,再想能不能做到,音乐方面也是这样,起码是大家在一起去完成这个事情,我觉得就OK了,这样比较好玩。

  态度

  做歌舞剧算是我的梦想

  陈小春一直是有态度的艺人,无论是塑造的角色,还是演唱的歌曲,都是个性鲜明,也往往能引起小人物的共鸣和代入感。具体到《神啊,救救我》《没那种命》《算你狠》又都是失意男人的心曲,但回现实中,已过“知天命”的陈小春态度依然直接———“不管最后的成绩,人家喜不喜欢,都OK,起码我做了”。

  南都:你平时在演戏、综艺的工作很忙,在音乐上你还有哪些想要做的东西?

  陈小春:专辑出不出这个现在真的无所谓了,反正也有歌会出。我说实在话还有想做的就是歌舞剧,我之前在香港也尝试过很多,我觉得歌舞剧这块是挺兴奋的,比演唱会更兴奋,从零开始写剧本,到排练,再把剧本扔了,在台上演。台上表演没有Take two,唱错、演错都不行,如果在演唱会上唱错的话,可以幽默一下,但在歌舞剧上不能,你只能加,不能少,所以那个也算是我的梦想吧。

  南都:你有这个想法,但是你还没有具体做?

  陈小春:有这个想法,但是你必须要先写个剧本,其实剧本不难写,题材也很容易找,问题是到底玩什么呢?有时候太深奥不行,太浅的话就像在唱游。

  南都:其实说到你的歌,像《神啊,救救我》应该算是网络时代最早的一批“神曲”,当年你有没有注意过这首歌在内地的反响?

  陈小春:我没有想过这首歌是神曲,我觉得一定要说神曲的话,应该是《没那种命》,很多人比较有感觉一点。我不晓得那首歌为什么有这么大反响,其实不仅仅在内地,在香港反响也很大,这首歌是从台湾再到香港,在香港竟然会听到我唱国语歌,很多人来问我,原来是你唱的,原来你还能唱国语歌,因为通常只会听到我唱广东歌,我就说也不错啊,其实我国语也不好,跟着melody唱就OK啦,所以就还好。

  南都:虽然你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,但作为歌手,每个阶段都有自己有代表性的歌,像早期一点的《没那种命》《算你狠》,到后来的《相依为命》《独家记忆》,那现阶段你觉得能代表你的歌是什么?是《Stop Angry》吗?

  陈小春:在《Stop Angry》之前,我跟黄大炜有一首歌叫《主题曲》,那个时候已经把我儿子的声音录进去了,我偷偷把波形放进来,他说的“老公、I Love You、Only You”,我录完给黄大炜,问可不可以用,他说可以,那就弄了,弄完之后,《主题曲》就出来了,不管最后的成绩,人家喜不喜欢,都O K,起码我做了。

  南都:看《古惑仔》,听《神啊,救救我》《算你狠》的人,都是比较有阅历的了,比方说现在90后、00后的人,你怎么去让他们喜欢自己的歌,你有想过吗?

  陈小春:我没想过,不能勉强,我没有多大考量。比如我们刚拍完《黄金兄弟》,你喜欢看就看,不喜欢看也没办法,里面也有一首粤语歌,有一首国语歌,反正我自己听完觉得很好听,你们觉得好不好听,这就是个人品位了,起码我们也做了。

  南都:除了自己的歌,还有哪些歌吸引你去唱?

  陈小春: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“夜空中最亮的星,能否听清,那仰望的人,心底的孤独和叹息……”就是喜欢唱,我觉得挺酷的,到时候演唱会见吧。

  交情

  黎明还会和我聊音乐

  出道多年的陈小春也为自己积累了不少的好人缘,在巡演启动发布会上,吴宗宪、曾志伟、张惠妹、秦岚、张杰、杜德伟、潘玮柏、吴尊、陶晶莹、邓伦等众多好友皆送来巡演祝福视频。陈小春是个很会交朋友的人,就像他和“古惑仔”几个兄弟,就像他和黎明,和张杰,他频繁提及的一个词是———“对音乐的执着”。

  南都:你有没有想跟内地年轻的乐队或者音乐人一起玩一玩?

  陈小春:当然有想过这个,我跟张杰一起录节目,我们也有交流一些音乐的事情,他也是很爱音乐的,对音乐也是很执着,有一天我们在录节目的时候,晚上聊天,才知道他做音乐也做了十几年,而且是从来没有放弃过,他对音乐的看法跟我之前认知的内地歌手不一样,可以说他是一个“先知”,对现在的流行音乐来讲,当然这是我个人意见而已。

  南都:先知?为什么说张杰是先知?

  陈小春:比如说他愿意整张专辑全是英文歌,没有说英文溜不溜,起码他有胆子做这件事情,而且他去美国录音,起码他先做,那就得了。我跟他说,你不讲,我也不知道你对音乐这么执着,不要放弃它,要继续坚持你的音乐。

  南都:那说到音乐,你平时和谁交流更多?

  陈小春:其实黎明帮我做了几首歌,我们也一直没任何合约关系,只是遇到好歌就录,我们合就来,不合也无所谓,我们只对事。其实在音乐上,他是个对音乐蛮执着的人,刚开始时一起拍戏,这么多年,后来在音乐上的合作,他对我是有一点想法的,有听到好听的歌曲,他都来跟我交流。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,他在音乐上给了我很多支持,他跟我说“你先录,录完再说,不用着急”、“没压力,你想唱就唱,不想唱就不唱”,是一个很好、很开放的朋友跟我谈音乐,我只会听音乐而已,你让我去搞,我也不会搞,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。

  南都:所以最近你们还有在音乐上的沟通吗?

  陈小春:他上个礼拜发了一个新样板的歌给我,之前他也发过新歌给我,但我在忙别的事情,我就没有说好不好,有时候不一定要回复。他最新发给我的是一首慢歌,他说这算是比较冷门的,我听了之后发现挺特别,但这是Demo。我第一场演唱会做完之后,我就再跟他合作,我觉得这首歌可以的。

  南都:黎明也做了自己的个唱,还蛮多科技元素,这些会不会给你启发?

  陈小春:他的演唱会办了这么多年,在香港来说,大家都很期待他每一次演唱会的制作,但有一些人觉得他是属于女人的偶像,所以有一些男人说会更喜欢刘德华,这是当时香港人的倾向。但他的M V都是自己拍,每次演唱会的制作很多都是请外国人来参与,其实很多人都没有很Respect这点,但我每一次都蛮期待他演唱会的制作,这是一个完整的制作,其实他对音乐也是蛮执着。

  南都:现在比较流行电子乐,有没有想过把自己的歌曲在改编上加入电子的元素?

  陈小春:现在做音乐都离不开电音,动次打次,但我没有想过放在我的演唱会上,音乐对我来讲只有快和慢。我的演唱会肯定是要跳舞的,多少都要动一下,不动不行啊,但那个动只是怎么样去动、怎么去呈现的问题,现在排舞我才学了三分之一,接下来就要完成到位。至于那些情歌、慢歌,比较感性的歌曲,也一直在练,肯定会有编曲上的变化,当然也要做到熟悉,因为不熟悉就会乱。

  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郭东华

(责编:大米)